唯有人文能成就最大的价值
图片来源:pixabay,CC0 Licensed.

2004年,麻省理工学院(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,MIT)选出史上第一位女校长哈克斐德(Susan Hockfield),她决心改变MIT,使MIT成为有人文气息的校园,于是设立了文学、艺术、经济、社会、语言等学院与系所。与此同时,与MIT等量齐名的加州理工学院则做了不同的决定,一意专注于发展成最好的科学圣地。加州理工学院培养出37位诺贝尔奖得主,曾获38座诺贝尔奖,时至今日却深感危机。

若论科学成就,加州理工学院要优于MIT,但如今的MIT,无论理论、科技、研发、应用、与哈佛的双联学位等,远比加州理工学院多样、活泼而生动。这正是因为MIT懂得人文「尊重他人」的精髓,打破科系之间的藩篱,给学生最广的选项,让大家创造自己的专业,发挥最大的能力。

MIT会有这样的改变,完全是以人文为底蕴和动力,才能成就真正的价值。因此,我也期许北医大,如果北医大在社会的价值像是个皇冠,那幺人文艺术中心应当成为皇冠上那颗珍贵的宝石。

尤其,面对人工智慧(Artificial Intelligence,AI)的挑战,人文关怀将是医者与AI最大的不同之处。

超越人工智慧

在美国已经展开试验,5年内,临床上可能真的会出现AI助理医师与AI助理护理师,病人只要按铃,便可得到需要的照护,大大降低医护人员的工作量。

自从人工智慧围棋程式AlphaGo(阿尔法围棋)打败棋王,也打垮人类对未来的信心。AI的进展,为包括医疗在内的许多领域带来了恐惧。不过,人向来活在恐惧中,我们应该看清恐惧的真实面貌,不受恐惧压制。举例来说,《浩劫余生》、《猩球崛起》等许多电影以猩猩统治人类为题材,也让一些人开始害怕这是否有可能成真,但事实上,历经上亿年演化后,猩猩并未统治人类。

换个角度思考,恐惧正是人的动力。知识是勇气的延长,我们愈了解自己能做什幺,愈可以抑制恐惧,甚至超越AI。

我曾接待打造AI癌症治疗辅助系统「华生医师」的专家,问他是否有赢过AlphaGo的方法。专家回答我,让一位完全不会下围棋的人与AlphaGo对弈,他的下法完全不在围棋规则内,AlphaGo没有相应之道,将会陷入思考而无法出手,此时若是限定时间(即举行快棋赛),人类便会赢。

人类要超越AI的关键在于,不要只陷入「I」(Intelligence;智力)的困境, 要着眼于「A」(Artificial;人造的),人都有弱点,人造之物难道会没弱点吗?

AI需要人类灌注知识,它一开始只是会速读的机器而已,其后才发展出认知能力,能判断好坏。AI的知识库是单向的,如果要AI写一首诗,它可以搜寻一万首诗,以此为背景写出好诗,要它写一百首诗,重複性会太高,假如再要它以「无题」为题目写诗,它便无所适从了。

除此之外,AI永远赢不了人类的,便是一颗人文关怀的心,因为它毕竟不是人。我的患者经常会问:「我快死了吗?」医师会说:「没有人不死,但我们将时间交给上帝,做好我们的职责,让我们一起战斗!」但假如问AI同样的问题,答案却可能是:「我不知道,请去问上帝。」这不是个好答案,只会造成病人与医师之间的鸿沟。人文正是将来可以超越AI的唯一力量。

(本文摘自《向世界出发,走回真实人生》)

唯有人文能成就最大的价值